首页-- >>微信矩阵-- >>守候微光

薇薇安·迈尔彩色照片之谜

发布时间:2018-11-16 10:14 来源:中青在线作者:守候微光

在芝加哥做了40年保姆的薇薇安·迈尔,去世后留下了10万多张底片,记录下了城市街头形形色色的普通人,包括她自己。

文 / 谭佩里

2011年,薇薇安·迈尔(Vivian Maier)在芝加哥文化中心(Chicago Cultural Center )举办了在她去世后的首个展览,她的黑白中画幅正方形照片备受世人喜爱,但直到现在,她的彩色照片仍然是个谜。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Vivian Maier,Chicago,August 1962.

薇薇安·迈尔的摄影作品展也成为了芝加哥文化中心开展以来参观人次最多的一个展览。人们大多都知道,薇薇安的作品是由前房地产开发商约翰·马卢夫(John Maloof)发现的——马卢夫在四年前的一次拍卖会上仅花了380美元就买下了她的一整套底片。实际上,他当时并没有想到过,他即将发掘出一个完全没被发掘的天赋凛然的摄影艺术家。处于对薇薇安的背景与生活状态的好奇,马卢夫随后又积累了更多的关于薇薇安的资料,冲洗了大量封存的未冲洗的黑白胶片。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May 1958.

芝加哥的那次展览,迅速将薇薇安的作品渗透到艺术界和主流文化的意识中,甚至包括2014年奥斯卡提名的纪录片《寻找薇薇安·迈尔》(Finding Vivian Maier)。马洛夫点燃了薇薇安的名声,并拥有了她的大部分资料。但是他还没有冲洗过她的彩色胶卷,其中有700卷未冲洗的胶卷和40000张Ektachrome反转片,大部分都是在她生命的最后30年里拍摄的,通常被认为是她最神秘的时期。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1979.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未能第一时间着手处理彩色胶片,主要是由于一些关于版权的法律纠纷,直到2016年才得以调解。这些胶片将出现在她的首个彩色摄影画册:《薇薇安·迈尔:色彩作品》(Vivian Maier: The Color Work,2018)中。看着这些照片,我们得以纵观她工作和生活的问题——其中一些问题包括,她的作品受到了谁的影响,有哪些原因使得她改变了摄影风格,她是如何选择拍摄对象的,以及她个人生活是否影响了她的创作等等。

Vivian Maier,Chicagoland,1972.

Vivian Maier,Chicago,1962.

图书的策划人科林·韦斯特贝克(Colin Westerbeck)在《彩色作品》的前言中断言,薇薇安不是"原创者"——也就是说,虽然她有天赋,但她的作品并不是在与主流摄影隔绝的"真空"中进行创作的。因为根据目前收集到的资料,薇薇安保存了很多自己的物品,根据一些票根显示,当她住在纽约时,她曾参观了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两个重要摄影展览:1952年的"五位法国摄影师"展览,展出了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布拉萨(Brassaï)、罗伯特·多尼奥(Robert Doisneau)、威利·罗尼斯(Willy Ronis)和伊兹(Izis)的作品;还包括1955年的轰动一时的《人类一家》(The Family of Men)展览。在那里,她或许可以看到像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和海伦·莱维特(Helen Levitt)这样的摄影师的作品。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她也可能参观过另一场具有代表性的MoMA摄影展——1972年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在世界范围内轰动一时的回顾展。韦斯特贝克在《彩色作品》中写道,能够明显看到她的作品深受黛安·阿勃丝的启发。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在《色彩作品》一书中,我们也能看到薇薇安从禄来中画幅双反相机过渡到35毫米相机的过程。目前还不清楚何以令她改变了拍摄方式,但这一改变确实改变了她的街头摄影风格。由于禄来双反相机采用腰平取景,而35mm相机当然是要放在脸的前面取景,因而在画面中加入了更多相机的存在感。虽然我们能感受的到,薇薇安喜欢尽可能地隐形,所以转变为35mm相机成为了不寻常的选择,尽管我们可以在她的自拍中看到相机的身影。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1975.

相比于黑白胶卷,同时期薇薇安拍摄的彩色胶卷数量较少,但依然数量可观。看着这些照片,她似乎在尝试着理解35毫米的风格:在她的彩色作品中出现了此前没有的模糊和抖动,虽然她的目的可能是纯粹的好奇心。但是无论她正在拍什么,她都能看到她身上招牌的"黑暗",无论是夏令营里男孩子们冷酷的目光,还是在粉红色的垃圾桶里挖掘的妇女,或是在绿色的垃圾桶里一只孤独的手套。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虽然疑惑重重,但并不代表薇薇安未曾相信自己是个好摄影师。有消息曾透露,她曾联系过法国一家照片印刷公司,制作过她的一些照片,并且当时她很可能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作品集。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她20岁的时候,那是她已经在纽约生活了。但或许,资金问题甚至是健康问题使得她望而却步。正如纪录片《寻找薇薇安·迈尔》中所推测的,在她30年的创作时间里,至少有一段时间,薇薇安曾经一度失业并无家可归,并且正在与心理健康问题作斗争,她可能没有钱或空间用于冲洗和放大照片,甚至没有钱继续拍摄下去,直到马卢夫发现了她的作品。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Vivian Maier,unknown location and date.

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导致薇薇安的作品都沉浸在悲伤中。她确实经历过流离失所:小时候,薇薇安和母亲从纽约搬回法国的一个小村庄,同时她的父亲抛弃了他们的家庭;在她20多岁的时候,她又回到了纽约。而在她晚年时,她可能与上文提到的精神疾病斗争。这一切都在包括那些彩色作品在内的画面意像中得以表达,包括她晚年作品中明显的忧郁感。

Vivian Maier,Chicagoland,1975.

原文载于蜂鸟网,图文有所改动。

编辑 | 孔斯琪

—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编辑:唐红】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yabo sports 更多>>
yabo亚博官网 阅读 更多>>